Oct
18

居有其所 轻松拥有

令吉持续贬值,通胀预计随之而来,在沉重的生活压力下,国人最想的就是减轻生活负担。

 

在即将宣布的财政预算案,除了各种降低生活成本的措施,人民最关注的问题就是住房课题,政府将如何进一步落实与提升房屋的可负担性。

 

随着令吉不断贬值,预料中另一轮通货膨胀势将蓄势待发,在百上加斤生活的重重压力之下,如今国人最想的是,如何减轻生活负担。这成了“2016年财政预算案愿望清单”的第一愿望。

 

 

盼预算案降低生活成本

而我国第二财长也表示,随着国内与全球经济放缓,预计将于本月23日公布的《2016年财政预算案》将是一个以民为主的财政预算案。

 

根据市场预测,《2016年财政预算案》的焦点将侧重在降低生活成本、减轻生活负担的人民福祉上,包括加派一马援助金(BRIM)、自愿调低雇员公积金储蓄率2%、调高最低薪金100令吉、扩大消费税零税率和免税事项、向公务员派发半个月花红、为退休人士提供特别财务补助、维持现有电费回扣等,以提振来年的家庭可支配收入。

同时,在人人关注的住房课题上,为了进一步落实与提升房屋的可负担性,预计政府也将加速兴建公务员与低收入阶层的可负担房屋计划、新增2万名年轻夫妇名额,以享有2年的可负担房屋每月200令吉津贴,以及扩大“一马青年城市”(IMalaysia Youth City)房屋计划等。

 

 

吉隆坡居大不易

近几年来,随着大马房价高企,已教越来越多的人,尤其是年轻的一族大感吃不消大叹负担不起。

 

根椐国库控股研究机构(KRI)研究显示,大马的房价已超出可负担的市场范围(3倍),达到年家庭收入的4倍,尤其是吉隆坡情况更加严重,竟然达到年家庭收入的5.4。

 

而根据一份《让房屋负担得起》的报告也显示,吉隆坡的房价,每个单位49万令吉的平均价位,也比其他州属的平均价位高一倍以上。

 

根据调查发现,在去年吉隆坡新发售的新产业中,也没有任何一项新项目发售价低于50万令吉以下,这说明在吉隆坡居大不易,想找一间可负担房屋又谈何容易。

 

纵使在大马最富裕的州雪兰莪,每个单位30万令吉的平均价位,也属于中等负担水平,非一般人负担得起。

 

 

放眼建百万可负担屋

为了纾缓中低阶层的住房压力,政府于是放眼在5年内兴建100万个单位可负担房屋,以期达到居者有其屋的目标。

 

这包括一马人民房屋机构已计划、并获准在全马,包括沙巴、砂拉越兴建15万3807个单位可负担房屋。其中,4万1587个单位仍在兴建中,而11万2000个单位则仍在计划中。而将在今年杪推出的26项房屋计划,也将有6万个单位公开抽签。

 

每个单位售价介于10万至40万令吉,凡年届21岁、个人或家庭收入介于2500至1万令吉的大马人(首购族)均可申请。截至今年7月,已有120万人登记申请抢购。

 

根据雪州发展机构(PKNS)表示,其在雪州境内,包括淡江、丹绒士拔、龙溪、加影、巴生、加埔、武吉拉惹、依约兴建的156个单位中,其中85%为可负担房屋。

 

2016年,雪州发展机构也将在赛城的Cyber city发展2千个单位可负担房屋,以缓和大吉隆坡对可负担房屋的殷切需求。

 

从2015至2019年,雪州发展机构计划兴建7千个单位可负担房屋,总津贴额达3亿9千万令吉。

 

而在未来4至5年,还需支付子公司与联号公司2千500个单位的4千万令吉津贴,总计需承担至少4亿令吉的可负担房屋津贴。

 

 

半数申请者无法获房贷

然而,可负担房屋问题解决了,另一衍生的问题却是半数申请者无法获得房贷。

 

就以雪州发展机构为例,在2011至2014年,已交付2千个单位可负担房屋中,竟有近半数已付订金的购屋者无法获得银行贷款,结果造成可负担房屋高需求、但销售率(房贷难批)却稳定的窘境。

 

可负担房屋,一般指售价介于25万至50万令吉之间、距离市中心20公里以内,中低下层负担得起的房屋。

 

而计算可负担房屋购买力的最好算法就是,每月房贷偿还数额不得超过家庭收入的30%,否则就是超过负担能力,而房贷也不易获得银行批准。

 

因此,政府必须解决的不仅是可负担房屋问题,还必须解决年轻人买不起房、负担不起的根本原因,以确保年轻人或首购族的经济条件既负担得起,之后保持的生活品质也不致太差的轻松拥有。